• 開采石場怎么樣,正在彷徨間,屋外響起曾憲剛的聲音“侯瘋子,元旦回來了也不打聲招呼,到我家里去,喝酒。”聽到喝酒,侯衛東是一哆嗦,道“曾主任,酒免了,現在我的頭還在爆炸。”曾憲剛不容分說地道“是我私人請客,只有我們兩人。”酒過三巡,二人微熏,曾憲剛開始說正題了,“瘋子,有一件事情想和你商量。”“你別客氣,有事說。”“照目前這個進度,月份,大車可以上山,我有一個想法。”曾憲剛曾經到廣東去打過工,他是石匠,曾在江門的一個石廠干過。當年日夜開工,片石和碎石仍然供不應求的場景,深深的留在了他的頭腦中。此時公路修通,當年的場景總浮現在頭腦之中。“我妹妹嫁到了獨石村,在林楊上面不遠的地方。公路剛剛從她們家門口經過,她家自留山是一個石山,上面蓋層只有幾十公分厚。我想投些錢開一個石場,今年是交通建設年,開石場肯定賺錢。”侯衛東道“既然能賺錢,趕緊開。”曾憲剛久在大山,對外面的世界感到很陌生。因此一門心思想要拉著侯衛東入伙,道“瘋子,我們一起搞,你不參加,我心里沒有底。”曾憲剛坐在侯衛東對面,搓著手,仿佛等著侯衛東的判決。侯衛東道“明天去看現場,如果確實可以,我們再來說這件事情。”侯衛東看了現場以后,覺得從地理位置到資源量都很合適,而且蓋山不厚,開采起來方便。看到如此好的條件,他心里也有了些積極性,給高長江請了假,在中午提前下了山。從青林鎮到益楊縣用了三個小時,從益楊縣到吳海縣又用了三個小時。到了家,已是晚上八點。吃完飯,侯衛東把母親劉光芬拉進里屋,說了開石廠的想法,道“沙州市委書記號召全市大辦交通,益楊縣委縣政府把年訂為交通建設年。這將是沙州市掀起交通建設的高潮,碎石和片石都是修路的必備材料,而上青林山上的石材是益楊全縣的。所以,開石場肯定沒有問題。”劉光芬皺著眉頭,道“這不是開石場能否賺錢的事情,一直強調干部不準經商。你是編制內的行政干部,若是經營石場是違紀。我認為你剛剛參加工作,還得在鎮里面老老實實地干,這些事情都是旁門左道。你不要做,免得以后在單位影響不好。”侯衛東迫不得已,將自己在青林鎮遇到的事給母親講了。劉光芬抹著眼淚,把鎮領導罵了一通,道“小三,你爸這人一輩子都在公安一線工作,盡做得罪人的事情。他在益楊沒有什么熟人,你還是要依靠自己。”“現在是什么時代了,牟其中用積壓的輕工副食品換回了蘇聯的大飛機。當官不是的出路,老媽得支持我,讓我闖一闖,否則我不甘心。”劉光芬摸著兒子硬硬的頭發,道“你的人生路才開始,遇到了小小的挫折,沒有必要這樣灰心喪氣。”侯衛東有些火了,道“媽,你支持我這一次,我一定會把石場做好,我現在只需要一萬塊錢的啟動資金,你要相信我的決心。”劉光芬在侯衛東面前向來心軟,見兒子急了,她的心軟了,道“我有一個條件,不能用你的名字。我是退休老太婆,用我的名字發揮余熱。”本文來源山東商報。

   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